標籤 彭動平 下的所有文章

2017年1月1日:彭動平〈對聖召的回應〉

一、時代大背景

  提摩太後書是保羅的遺言,大概是在主後68年寫成的,就是保羅殉道的那一年。他知道這一次跟他在羅馬被關是不一樣的,他感受到當時的王尼錄用盡其極來逼迫基督徒,因知自己殉道的日期近了、被澆奠的時候到了,所以他心裏有很多重要的話要向屬靈的兒子提摩太交代,以致構成了提摩太後書──保羅最後的一封書信。當時代越來越糟糕,很多人愛錢財、愛自己,教會弟兄姊妹因為耳朵發癢,喜歡聽奇怪的教訓,不喜歡聽純正的真道,環境很困難。故此保羅鼓勵、勸勉、幫助提摩太要作剛強的大丈夫,這也對我們現在有很重要的屬靈信息。

  過去一年是很動盪可怕的一年,其實再往前推20142015年,就已經有四個大血月的出現。2014年出現了兩次,2015年也出現了兩次,而這四個血月都落在猶太人七個大節中的兩個大節日。第一個是逾越節;最後一個節是住棚節。所以這是非常特別的,一個猶太的拉比弟兄寫了一本書《血月》,提及2015年不但有兩個血月,更有兩個黑太陽,就是希奇中再有大希奇。看創世記1:14神用天體,月亮、太陽等告訴我們一年、四季、晝夜,就是時間,而且也告訴了我們信號、記號。

  這個「記號」就在約珥書被記載(「日月昏暗,星宿無光3:15,也在使徒行傳第二章五旬節聖靈降臨時,在彼得的講道中被引用了(日頭要變為黑暗,月亮要變為血,這都在主大而明顯的日子未到以前2:20),然後在啟示錄第六章約翰的異象中又被看見(揭開第六印的時候,我又看見地大震動,日頭變黑像毛布,滿月變紅像血6:12)。神用記號向全世界表明一個訊息:當人看見這些事情的時候,主大而可畏的日子就近了,就能讓我們在地上每一個基督徒都知道已經進到末世最後一段路了。我們應當醒悟過來。

  讓我們先在時間上有一個很清楚的「記號」。按保羅的時代,就是當權者要逼迫基督徒,今天的世代卻是比凱撒時期還要嚴重,我們來看一看血月以後,201420152016年發生什麼事。

  在血月與黑太陽以後地球上發生了幾件大事。

宗教的危機

  第一,ISIS伊斯蘭國。她是按照《可蘭經》的神學發展出來,在各地都有恐怖襲擊;第二,大難民狂潮。這並非十萬人的難民狂潮,乃是上百萬人的難民潮,他們從北非、從中東湧向歐洲,產生政治及宗教上的兩大影響:政治上當權者必須作決定收留或是驅逐此批難民、宗教上更嚴峻,就是因為這批難民都是伊斯蘭教徒,他們整批移民的結果就會把歐洲整個回教化。希拉里選舉時明言會把五十萬難民移民到美國;特朗普卻反對,以防止伊斯蘭國的恐怖分子混在難民當中。

  在社會中(包括教會)亦有一大事,就是同性戀婚姻合法化。在2016928日,美國最高法院宣布同性戀婚姻合法化,那天白宮換以七彩虹表達對同性戀者的支持,奧巴馬更在全國演講中說「今天是美國建國以來最榮耀的一天。」這句說話正正應驗了以賽亞書所說的,禍哉!把羞恥當作榮耀!美國一個最新的趨勢,就是無神論者的教會,既然是無神論者,那麼辦一個無神論者的俱樂部就可以了,何必辦一個教會呢?教會是與基督有直接關係的。可是,牧師會振振有詞的說,教會裏面什麼也好,弟兄姊妹相親相愛,既有詩歌,又有分享、扶持,在緊張的社會能夠在此得著放鬆。除了一個東西我們可以不需要,就是上帝。稀奇的是,我們要上帝的祝福,卻不要祝福的神。這是歐美教會蓬勃膨脹發展中的情況,正如經上所說的「離道反教(帖後2:3」。

政治的危機

  美國大選結果公佈後,奧巴馬在1月交接總統前作了三件事:

  第一,在以色列背後捅了一刀。因為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戰爭中,不但把以色列地奪了回來,也把耶路撒冷奪了回來,這是根據 神與亞伯拉罕所立的約:那應許之地賜給你和你的後裔。只是以色列人對神的不忠、對先知的不聽 才令北國、南國先後亡國,然後神打發祂兒子耶穌基督來,盼望神的選民能能夠悔改,可惜他們不但沒有悔改,更把祂釘在十字架上,神就在主後70年把聖殿交在羅馬人手上,毀了,猶太人自此四散天下,應許之地落入外邦人之手,然而神預言說,這批四散的以色列人有一天會回來。什麼時候開始呢?剛好是100年前。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英國國會有一個法案:那應許之地要還給以色列人,四散的以色列人可以回歸到應許之地(當時的巴勒斯坦地)建國。由於英國是第一次世界大戰最強的得勝國,鄂圖曼帝國也被英國滅掉了,以致巴勒斯坦地本來在鄂圖曼帝國手下,也只能服從英國歸還土地給以色列人。不過直至1948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色列人才終於建國,他們所得之地其實只是應許之地中間的一小塊。在1967年阿拉伯人想把以色列人佔領的那一小塊也搶奪過來,卻沒想到在六日戰爭中反被以色列人佔領了耶路撒冷,結果以色列人把應許之地基本上奪了回來。故此1967年以後,阿拉伯人在聯合國上都有議案提出:以色列人必須把土地歸還,說:阿拉伯人在此地居住了上千年,地是以色列人佔領了;然而以色列人卻說:這地是神在上千年前賜給他們的,地本來就是他們的。而美國總統每年也會用常任理事國特有的否決權,否決阿拉伯人的議案。

  奧巴馬是第一任總統沒有否決議案,在以色列人背後捅了一刀,是歷史性的突破,故此聯合國法案就要求以色列人必須把1967年所佔領的土地全數歸還出來。

  第二,奧巴馬把三十五名俄羅斯的外交官員驅逐出境,理由是他們干涉美國內政,此舉直接影響了美國與俄羅斯的外交衝突。

  第三,奧巴馬說要把希拉里提及的五十萬名難民移民進美國。

  從這等種種事情可以看見,雖然他聲稱是基督徒,卻是骨子裏的回教徒。

經濟的危機

  最後經濟上,美國聯儲局基本上從沒有加息,利息基本上是零,但自特朗普當選以後,開始了加息,這對整個世界經濟產生了極大震盪。美金一直上揚,對所有欠債國家都有極大的危機。現在全世界基本上都是欠債國,若果所欠的債務利息較少,國家還能應付,可是一旦利息上升,到達不能承受的地步,就會導致國家破產、倒台。債台高築的美國所負的欠債,是20個兆,換言之,美國每一個人一出生就背負了七萬美金的債務,一家四口就欠了28萬美金。

  根據種種歷史的蹤跡,當政治、經濟、宗教發生危機的時候,必定產生一個結果:戰爭。主的話說,「大而可畏的日子到了(2:2」,這正是我們所處的環境。

  基督徒當如何面對這樣的環境呢?雖然不能詳細的說,但盼望以現今時代的大背景,以及保羅對提摩太面對這些處境的勸告,作為我們今天的提醒。

二、神對蒙恩人呼召

  被世界棄絕、與基督一同受苦難,是基督徒共同的命運,若我們引以為恥,就不能繼續下去。保羅以此點為開始作提醒:我們所蒙的召是聖召,可見起點是聖召,正如今年葵芳家主題「來跟從我」一樣,是關乎呼召的。在基督教的世界往往有一個錯誤的觀念:當你問一個基督徒,你蒙召了沒有?他會回答你說,牧師是蒙召的、長老是蒙召的,我們只是平信徒。然而神的呼召並不是對少數人,這呼召是對所有蒙寶血買贖的基督徒,耶穌說:「來跟從我。」固然耶穌對約翰、雅各說,「來跟從我」是一個開始、是一個代表,但到了馬太福音第28章,主也說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可見同樣的呼召也發生在你我身上。若人以為只有少數人是蒙召的,那就是撒旦的謊言了。

  並且保羅說我們所蒙的是聖召。聖潔的對面就是俗,俗就是凡夫俗子、就是跟世上所有的人一樣普通;保羅所提的「聖」,就是「分別為聖」,就是神當年把以色列人從埃及帶出來,他們原是埃及的一部分、是為法老賣命的,然而神卻叫他們被分別出來,並非按他們的行為,乃是被羔羊的血、是門上羔羊的血,叫滅命的天使越過他們,正如我們今天一樣神用他兒子的寶血把我們從世界救出來,將出埃及記19章神對以色列人所說的,你們都看見過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我怎樣像鷹背著你們在翅膀上,把你們帶來歸我。

三、鼓勵提摩太與末後的眾聖徒

  故此神聖潔的國民、有君尊的祭司,都是我們的頭銜,面對這樣的地位,保羅怎樣回應呢?

  他說,他作了三件事:第11節,作傳道、作使徒、作教師;又提醒提摩太三件事:第二章,在耶穌基督的恩典上剛強起來,作基督耶穌的精兵,因為世代邪惡、爭戰猛烈,當時的環境太猛烈、攻擊很嚴峻,很多人也會退後、退卻,恐怕提摩太也不例外,但是保羅說你要作大丈夫、要作基督耶穌的精兵,以「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作為第一個鼓勵。

  第二就是「作無愧的工人」,我們都要在世上為主作見證,而作見證一方面是行為,一方面是你所傳的道。今天,可能因著時代的壓力,很多人的道就隨風轉向,像今天在中國,一個新的法令下來,說:要把中國的基督教神學中國化,除了讀聖經也要讀三字經,所以你要作傳道人,也就必須看政治風向怎樣跑來在講臺講道,這就變成沒有按正意分解真道,只是討人的喜歡了。因為為耶穌作見證,並非是說人的道,乃是說祂的道,就是神的道,與耶穌基督的見證。

  最後「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賤的」。教會墮落到一個地步變成大戶人家也不要灰心,不要與眾人同流合污,不要說教會既然落入這樣的光景,也就可以放鬆下來,與大家一起蒙混過去。人有權選擇作卑賤的器皿;也有權選擇作貴重的器皿,這是人的選擇、人的志向,就是不要把自己廉價賣掉。記得誰把自己廉價賣掉了嗎?以掃一碗紅豆湯就把自己長子的名分賣掉了,其實我們很多時候也會因很多現實情況把自己賣掉了,作了以掃,然而這是我們自由意志所選擇的結果,保羅說這是不行的,我們必須以自由意志選擇作貴重的器皿。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這有一個動詞「追求」,就是說要往這個方向付上你該付的代價,不能不付、不能可有可無的付,不然就不能從主得著什麼。

  不管世界怎樣不管教會軟弱到什麼光景,神當年對以利亞說,「但我在以色列人中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未曾與巴力親嘴的。(王上19:18」所以今天神仍然為自己明的緣故,在教會留下七千人未向巴力屈膝,故此我們不能為自己找藉口,說,世界如此混亂、教會如此不濟,我們就能蒙混過去,其實,總能找到一兩個清心禱告追求主的人。

四、總結

  精兵,是耶穌基督的精兵;無愧的工人,是與真道有關,講道並非為討好人,而是為著主而講,必須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最後作貴重的器皿,令我們能在最後的時刻,坎到最後的一段路。到底我們還剩多少日子多少年呢?或許可以有一個參考:

  100年前,1917,神開始在以色列人身上作事。他們從四散的各地回到巴勒斯坦;1967,他們把城打下來,耶路撒冷拿回去。這是第一個50年。再一個50年,就是今年2017,這三個年,大家知道是什麼年嗎?是聖經中的「禧年」。

  每七年有一個安息年,而七七四十九年(第七個安息年)以後,第50年就是禧年。看摩西提及禧年的聖經,就能有一個印象:不論什麼原因,失去的地,在禧年也能被歸還;第二,不管什麼原因,所失去的城市,在禧年也要被歸還;第三,不管什麼原因,所失去的房屋,在禧年也要被歸還。

  1917年,以色列人重回巴勒斯坦,地被歸還以色列人;50年以後,1967年,耶路撒冷被攻陷,以色列人重新奪回城市;而現在2017年,又一個50年,又一個禧年,並且拉比告訴我們2017年的禧年,是自摩西計起第七十個禧年,三千五百年過去了,按照傳道書說:凡事皆有定期。我們且看今年以色列人要發生什麼大事。

  2016年有兩個重要表態,第一是東正教的普京表明支持猶太人建第三個聖殿。第二個表態是 特朗普選舉表明,會推翻奧巴馬與伊朗六國所簽署的核協議廢掉。重新談判,又承認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更把美國在以色列的大使館搬到耶路撒冷,這是以色列建國以來沒有一個美國總統敢這樣提及的。當主耶穌被釘十字架時是受公會審判的,公會在主後70年聖殿被毀時消失了,然而,今年3月公會卻復活了,他們要選一個大祭司,在七十個拉比中提名出一位大祭司為首,大祭司就向這兩位人物發出信函,要求他們支持以色列,說:當年神用古列立召書允許以色列人重建聖殿,盼望兩位能扮演21世紀的古列王,下召支持以色列人建第三個聖殿。若然這事情成就,按照聖經歷史、按照這進情向前走,我們就只剩下七年了(啟11:1-3)。

(本文未經講員過目。)

2015年10月4日:彭動平〈吹角節的意義〉

舊約神啟示摩西,給以色列人一年七個大節日── 除酵節、逾越節、初熟節、五旬節,這是上半年的;然後是吹角節(七月一日)、贖罪日(七月十日)、住棚節(七月十五日,共有七天)。其中三個節期,以色列的男丁無論住在那裏,都要上耶路撒冷過的,就是逾越節、五旬節、住棚節;他們直到今天仍在守這些節期。神為甚麼要他們這樣作?

神給以色列人這些節期,是要告訴他們神很深的作為。傳道書告訴我們「凡事都有定時」,我們的神作事是有時間性的。神打發祂兒子耶穌基督來到世上,是在逾越節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在十字架上解決了罪的問題,所以那天是逾越節,也是除酵節。三天後,祂從死裏復活,那是初熟節。過了四十九天,就是五旬節那天,聖靈降臨。頭四個節期都已經應驗了,還剩下三個節期──吹角節、贖罪日、住棚節,到底甚麼時候應驗呢?

今天早上,我們要交通關於吹角節。吹角節是在猶太曆法的七月一日,即是我們今年的九月十三日。吹角節的希伯來名稱,譯成英文是「Day of Blowing Horn」,即是「吹角的日子」。猶太人還會稱吹角節為「Head of Year」,即是一年的頭一天。猶太人有點像中國人,過兩個新年的。逾越節的那個月是正月,這是宗教的新年;七月吹角節是民族的新年。神所定的吹角節要有聖會,要獻祭;但民數記卻沒有說這天要作甚麼,有甚麼意思。但吹角節以後,七月十日是贖罪日,這是一年中唯一一天大祭司可以帶著血進到至聖所為所有以色列人贖罪。然後再過五天,就是最後一個節日──住棚節。到底這三個節期,到將來要應驗甚麼事情呢?

今天早上因為時間關係,我們只能集中來看吹角節。約珥書二章1-2節,說到要在錫安吹角,因為耶和華的日子臨近。西番雅書一章14-16節也說到耶和華的日子臨近,所以要吹角吶喊,警告大家要準備。這是吹角的第一個意義,就是要警告,神要向仇敵發出祂的怒氣。

撒迦利亞書九章14-16節,這裡說出吹角的第二個意義,就是耶和華神要保護拯救祂的百姓。

然後是詩篇四十七篇1-2,5-7節,這篇詩篇有很清晰的主題,耶和華要登基作王,第五節說耶和華上升有角聲相送,就是說神作王時要吹角。這是第三個意義。

到了啟示錄八章羔羊揭開第七印的時候,我們看到有七支號,這是在新約中所看到的。在舊約中也曾經有七支號,就是約書亞攻打耶利哥的時候,神吩咐他們要有吹角的人在前面走,祭司扛著約櫃,然後軍隊在後面,每天繞城一圈。繞城時不要作聲,只要吹角。這樣繞城七天,到第七天繞城七圈,然後大聲呼喊,耶利哥城的城牆就倒塌了。這是舊約中神藉以色列人打敗仇敵的方法,將來在天上還要吹號,耶穌基督帶著祂的教會也要這樣最終打敗仇敵。所以啟示錄第十一章,吹完了七號,天使就宣告世上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祂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所以,七支號代表了得勝的記號,這是吹角的第四個意義。

回到啟示錄八章,吹號之前有兩件重要的事,第一是天上寂靜二刻,第二是有金香爐和香升到天上,然後才有雷轟、閃電、地震等事。在舊約中曾經有類似的情形,出埃及記十四章,以色列人出埃及要過紅海時,埃及的追兵在後面,以色列人以為這趟死定了。但摩西說,不要害怕,不要作聲,且看耶和華為你們爭戰。西番雅書一章7節也說到不要作聲,因為耶和華的日子馬上要到了,神的審判要臨到了。

然後有金香爐和香,這是說到聖靈的禱告,和眾聖徒的祈禱。這也出現在啟示錄五章8節羔羊剛升天時,出現在寶座前,有金香爐和香,就是眾聖徒的祈禱。這個禱告是使徒行傳開頭時,那一百二十人在耶路撒冷的禱告。這就說明七號吹響以前,教會的職事就是禱告,然後才有七號等一切事出現。

神藉天上的異象,神的話預言,事情很快發生了。今年也發生很多事情,這一切都朝向一個方向,讓我們知道結局快到了。神要作事情了,我們的責任是配合祂,為這一切事情禱告。